沙龙丨中文系(珠海)青年学术沙龙(第七讲)

fengmian

Body

        我们见过“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陆游,也见过“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陆游。我们熟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恬淡田园小景。也熟悉“性本爱丘山”的田园仕隐情怀。而以恢宏奔放的爱国诗闻世的陆游,却打破世人的刻板印象,创造出田园诗的新境界。那么陆游的田园诗有何新界?其诗歌独特的视角背后又有哪些原因?
 

1

三月初言放翁,红楼新话田园

    3月21日上午,我系于红楼15栋第一会议室举办了青年学术沙龙第七讲。本次沙龙由我系何映涵老师担任主讲,邓菀莛老师主持,由姚鹏举老师和朱翠凤老师进行点评,朱崇科教授参加本次沙龙的活动。本次活动分为两个环节:(一)何映涵老师主讲陆诗与民同乐情怀及其原因,姚老师和朱老师进行点评。(二)学生提出自己的疑问与看法。
 

Image removed.阔野亲民,与民同乐

    陆游曾为官亦曾为民,同时也是可为文的诗人。其身份的兼重与转换必然会影响他9000多首诗歌的丰富面向,而站陆游诗三分之二的田园诗却一直为人所忽视,故此何映涵老师进行了深入研究。
本次沙龙和老师向我们介绍了陆游田园诗的新境界——与民同乐的情怀,与之前陶、王、孟等传统田园诗派的诗人进行纵向比较,可以看出陆诗“脱离了歌咏田家之乐而引生仕隐反省的传统。”而转向与民同乐,即拉近与民的距离,与民之乐同情同感。何老师从文本出发,详细而又条理地介绍了陆游与民同乐情怀的内涵,即丰年之乐、太平之乐、日常之乐。从列举的诗句及其清妥有力的论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对农民同情关切,对社会太平无比期望的仁厚儒者形象。

        陆游诗中这种广大视野、丰满热烈的诗境是前代田园诗所罕有的,这种厚重的农村关怀,融自我之喜与农民之喜为一体的旨趣情味是怎样形成的?何老师随后为我们介绍了这种田园新境的成因,即陆游常年的田园生活、早年的乱离经历、重农恤民的政治思想及其独特的艺术见解与审美情趣。又长期在农村生活的经历,与农民进行过切实深入的交流,对国势社稷无限关怀,陆游这位有着民胞物与情怀的诗人开创出与民同乐的田园诗新境界也就不足为奇了。
 

Image removed.问答以相长,深论以启思


     姚老师和朱老师对映涵老师的报告进行点评和和提出疑问。青年老师之间的相互提问和应答,让同学们深深敬佩老师们深厚的知识积累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如姚老师就提出:陆游田园诗中新境界的成因中是否还受到宋诗“无事不可写,无物不可写”的影响?而朱翠凤老师也提出:陆游为官与为民时与民同乐的主题是否有所不同?陆游晚年对农民身份的认同感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等问题。何老师就两位老师所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沙龙也由提问环节而进入深一步的探讨中,同学们在老师的发言中也获益匪浅。
        在青年老师的启发下,同学们也据自己的思考提出了一些问题,如读诗应该站在历史宏观理性审视的角度还是通过个人的感性来评判?以及由《楚辞》中频频出现的植物和神话而提出的种种问题。老师们就同学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解答这种学生和老师之间的距离在浓郁的学术氛围中渐渐淡出,同学们不仅可以看到老师博学的一面,也可以看到老师亲切可爱的一面。

问源春深思亦深,寻道花间与诗间


     曾记昔有兰亭集会,吟诗唱和,今虽不能敌昔时流觞曲水之盛况,然与暮春之时,吾等晚生与吾师同游田园之诗界,品其村野烟火之味,感其与民同乐之情怀,亦颇可幸可乐!青年学术沙龙也在大家的努力下,也同我系青年师生一样逐渐成长。就像朱崇科教授最后总结时所说,“学术的讨论会刀光剑影,不管提出什么问题,我们都会耐心解答。只有在心上留下印记,才会有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