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学术沙龙】作为新诗之父的鲁迅——论张枣的《野草》阐释

fengmian

Body

        3月28日,星期二的上午,青年学术沙龙第八讲在红楼15栋第一会议室举办。我系彭英龙老师担任主讲,邓菀莛老师主持。李雪莲老师和马峰老师点评,朱崇科教授参加了本次沙龙并作了总结。第一环节是彭英龙老师主讲张枣对《野草》的阐释,第二环节是李雪莲、马峰两位老师的点评。

1

        朱崇科教授作总结时,坦言自己作为一名致力于研究鲁迅的学者,特别关注《野草》并承认其解读难度。同时亦有关注张枣对鲁迅作品的解读。在朱崇科教授看来,张枣看到了身为诗人的鲁迅,同时他作为一名文学创作者,对语言的运用力强于一般学者。只从诗的角度解读,突出《野草》的诗学、美学特性。虽然局限但极为深刻。他认为彭英龙老师此次的选题是相当需要勇气的,并且不失为一个启发同学们思考“学院派”与“非学院派”的解读眼光差异的机会。

        《野草》在国内外受到广泛关注,然而其作为散文诗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影响却常常被忽视。事实上,波德莱尔等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都创作过散文诗。张枣作为一名多语种且极具诗歌天赋的诗人,极其肯定《野草》的现代性。

        彭英龙老师步骤清晰,先为我们阐释题目关键词,如何为阐释,何为新诗。从新诗的定义入手,他讲述了张枣的新诗观。张枣在现代主义诗学观念方面深受法国诗坛现代主义和象征主义诗歌的领袖人物马拉美的影响。张枣认为,现代诗歌的结构是恒久稳定的,他更注重1919年以来白话诗的结构对张枣来说,消极主体、元诗、写者姿态是相关的概念,构成诗学现代性的典型特征。这些在《野草》中有完整的体现。

        就消极主体、元诗和隐喻展开论述后,彭英龙老师将张枣和其他学者作比较,强调了张枣的阐释的殊异之处。首先,他抛弃了寻常的诗歌分类方式,不以某个作者、风格乃至派别划分诗歌。他认为一代代诗人都是在为迈向诗学现代性做出努力。其次,他的高度内在化、精神化的解读姿态在西方同行中是非常常见的,这源于他所受的西方现代诗学的影响,但这与部分学者从外在环境探寻《野草》并不一致。最后,作为一名诗人,张枣的阐释与自己的创作是有一定联系的。

       李雪莲老师和马峰老师分别进行点评和提出建议。李雪莲老师特别强调辨析现代诗和新诗的区别,认为中国的新诗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野草》在现代诗性方面有很大成就,但不能忽视新诗的摇篮期,胡适等人宝贵的尝试。并就此对题目中的“新诗之父”提出修改建议。

        马蜂老师则提问,张枣的阐释中是否含有中国传统内涵。诸位老师饶有兴趣地依次发言,讨论诗人张枣对《野草》的阐释的专业性。何映涵老师提出“强制阐释论”,认为张枣可能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对文本做了有失偏颇的解读。朱崇科教授风趣地“为彭老师挡枪”,提出“诗人批评家”,肯定了张枣在诗歌领域的专业性,指出张枣并非严谨的学者。朱翠凤老师解释了文学批评的三个阶段,认为中西对现代性的定义不同,学者思维的训练模式也不同。诸位老师各抒己见,令同学们若有所思。老师们深厚的学术修养,可见一斑。

        看来,“学院派”和“非学院派”的有趣区别,将久久萦绕在好学学子的心头。